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南玉

罗素:对爱的渴望,对知识的寻求,对人类苦难的无法承受的同情,这种激情支配我的一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 最后的驿站 ( 第四章 罗丝的意志1)  

2014-08-14 07:48:56|  分类: 小说连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一) 走出自我

当天的夜班丽特意早到了半个小时,以便在她接班之前去看望艾瑞斯。她夜班已经有二十年了,通常是在周一, , 六和周日。她已习惯了时间表。至少她会有一些自己的时间,不用天天去上班。??无容置疑,听到了一些关于艾瑞斯白天在休息大厅里的事。

“你好, 艾瑞斯, 今天感如何?” 假装什么也不知道。

?艾瑞斯此时不再自己憾,而是在想怎么能面种状况达二十多年。艾瑞斯自己从来没有趣去关心丽的工作和生活而感到内疚。?“可以,, 亲身体验了护养院的实际生活。”艾瑞斯尽量使事情化。“你今天休息的好?值夜班是很辛苦的。”艾瑞斯话时,着她前所未有的关注的口气。

有点摸不着,但仍然了她一如既往的一天日程,如:做,打扫卫生,遛狗等等。并且强调孩子和丈夫菲都很好。看艾瑞斯情很好,就地说了说她昨晚的工作情况:一位老人的死亡和意外纠纷。这些都是护养院里很常见的现象,玛丽希望艾瑞斯能理解。

是一种很辛苦的工作,不是?”艾瑞斯第一次问玛工作的事。艾瑞斯去是个士,对此应该有一个很清楚的概念。 在照料病人的过程中,什么事情都是可能发生的。

“我呢,我可能已习惯了,艾瑞斯”。似乎没有什么过多的解。“我的原是,除了挣钱养家糊口,在我的生涯里,用心照每一条生命。安心于自己的工作,换来自己心灵上的平衡,而且也我生存的一种自我足感。” 丽很自信地着。

是的,在抱怨那种与工作与关的力,但种情况从来没有生在身上。艾瑞斯放弃了士工作,因在受不了,病人无休止的抱怨,期待着你的关心和照。作士本身,很多时候你会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。竟,士并不是真正的天使,他只是正常的人群。

笑了。“艾瑞斯,什么你今天如此严肃?你知道那是护士份内的工作。”

“没什么,的。我的衣服你来了?”艾瑞斯尝试着话题。“是的,我了一些。”丽说着,打开衣柜开始挂衣服。

“看样子劳动党在这次大选中很难赢得半数,保守党也不能保证,不知道新政府会怎么形成?如果保守党和自由党组成合作党执政,他这种前所未有的经济危机吗?”艾瑞斯炫耀着她刚刚看到的电视

笑了。很显然,艾瑞斯已经在主调整自己。今天在大生的事,艾瑞斯来说虽然是个面影响,但最起码,她现在已经开始试着从自我的圈子里走出。没有时间搞清楚,艾瑞斯今天的力来自何,她必去上班了。

离开了,留下一些从家里来的水果。约十点半丽回来协助艾瑞刷牙洗上睡衣睡。艾瑞躺在床上,试图把自己在护养院生活的感觉进行反思。人通常面,都能竭力展示他们的坚乐观的态度:支撑着他的是一种希望。在某种意,经历了一段艰难时期,人期待着他们的生活会变好。

“我的生活会越来越好?艾瑞斯暂时还没有找到更好的解决法,但她知道她是多么的幸运。丽,这样一个可的女人, 是她的儿媳,她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个人。

第二天,艾瑞斯精神很好,呼叫护理员帮忙下楼去吃午餐。她注意到一个陌生的面孔, 一个新住来的女士,患糖尿病和重的抑郁症。 她拒西,除了拼命的喊叫:“我回家……我回家……”那种撕心裂肺的哭喊,艾瑞在无法在她的喊叫声保持平静。午餐过后,她就要求回到她自己的房

目睹这样的场景,艾瑞斯又关起了自己房间的那扇门,整日呆在自己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(二) 初遇马克

 

周六晚上,玛丽值夜班。

艾瑞斯,明天是周日,你想下楼吃午餐吗?我可以介绍几个朋友给你,也许你能重新建立一个朋友圈去朗读你写的诗。”玛丽小心地征求艾瑞斯的意见

特别是,几个常来访的家属,总在周日过来和他们家人一块共进午餐,象马克,克利斯,我想晓琳以前和你提到过他们。”玛丽仍然想说服艾瑞斯,但没有得到应答。

玛丽在离开之前,再次询问艾瑞斯是否需要她过来一块吃午餐,仍然没有得到响应。但是在玛丽回家的路上,她收到艾瑞斯发的短信,说她很高兴玛丽能够到护养院共进午餐。其实,英国人传统的习惯——周日全家人聚在一起吃午餐,一直在护养院里延续着。

周日一大早,八点过一刻,艾瑞斯就要求护理员帮她洗澡。按理说,这应该是在十点半之后的工作。艾瑞斯今天要化妆打扮,至少要用一个小时的时间。艾瑞斯的早餐因此就推迟到十点。 尽管这样搅乱了员工正常的工作程序,但艾瑞斯并没有听到任何抱怨。“我可以有我自己的选择,那是我的权利,只是我没有使用而已。”艾瑞斯自己安慰自己。虽然如此,艾瑞斯显然不想为了一个自我的权利而破坏她和员工之间的关系,为了自己今天的特殊要求,她仍然向护理员表示了歉意。

洗完澡化完妆之后,艾瑞斯就呆在屋里看电视,等候玛丽的到来。最后一条电视新闻正式宣布劳动党在政府大选中失败,保守党和自由党合作组成新政府。“就像地球上来来往往的人群一样,政府执政党也轮流做桩。”艾瑞斯自言自语。

玛丽直到下午一点差二十分才到。 这也难怪,玛丽刚上完一个长达十个小时的夜班,也许还没有来得及休息。但是温和柔顺的玛丽从来都不会抱怨。玛丽当然非常熟悉艾瑞斯的习惯,帮助艾瑞斯挑选和衣服搭配的首饰。在两个人都满意之后,玛丽用轮椅推着艾瑞斯下楼。今天艾瑞斯打了稍微厚一点的粉底,眉角画的又长又细,使双眼看上去更加有神。两颊上淡红色的腮红,和亮丽的口红,使艾瑞斯的脸色看上去神采发亮。也许有人会认为在艾瑞斯这样的年纪,妆是否过浓了。 可对于艾瑞斯来说,却是恰到好处。白色的丝质上衣,配上黑色的宽松裤。这就是艾瑞斯优雅亮丽所在。

餐厅里已经坐满了人,很是嘈闹。见到艾瑞斯进来,员工们立刻起哄:“瞧,我们的女王来了!” 此时此刻,艾瑞斯也意识到,在今天的餐厅里,她当之无愧地享有‘女王的殊荣’。于是,艾瑞斯不失时机地回应了一个很女人味的优雅的微笑。

玛丽带艾瑞斯径直来到克利斯和卡萝的餐桌旁。克利斯很绅士地站起身来,亲吻了艾瑞斯的面颊。这是英国人的熟人间很正式的问候礼节。接着,他温和地笑着做了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。看上去,克利斯也就是六十来岁的样子,深邃的大眼睛,突出的颧骨, 还有他那独有的连腮胡须,映射出他的阅历和智慧。只是他那单薄的身躯,使人觉得有点瘦骨嶙峋。艾瑞斯想:“如果克利斯能增加一些体重的话,作为一个男人,他会显得更加潇洒。” 谈话中,艾瑞斯得知克利斯很擅长弹吉他,打鼓,还有钢琴弹的也不错。 艾瑞斯当然不会忘记展示她最拿手的是作诗。

马克来迟了,在午餐进行了一半时才到。他转动着他的电动椅,在维文身边停下来,然后用手支撑着站起来,吻了维文的唇,然后拉着维文的手很抱歉地说:“对不起,我来晚了。”护理员见状,站起来离开了。

“噢,维文,幸运的女人,你拥有这样一个可爱的绅士。” 维文保持着她那独有的微笑,

“哎……哎……哎……”也许当艾瑞斯的话音在空气中传播的时候,维文知道有人在叫她的名字,而且知道她亲爱的丈夫就坐在身边。马克回过头来,向艾瑞斯和克利斯问候致意。

艾瑞斯可以看出,马克配了一条假腿。如果他坐在轮椅上,一点也看不出两条腿的异样。一点不假,马克曾是一个很英俊的绅士,即使现在你仍然能看出过去他那运动员的体型。除了举手投足间洋溢着的气宇不凡,温文尔雅的风度,他的深沉悦耳的又有一点沙哑的嗓音,很容易吸引女人的注意力。

“你喜欢唱歌吗,马克。 你的声音很特别,有一种磁性。”艾瑞斯很优雅又很得体表达她的欣赏。

  “这话听起来真使人感到舒心。我的确喜欢唱歌。”马克愉快地笑着应答。

“如果是这样,为什么你们不组成一个‘二人乐队’?马克和克利斯!”艾瑞斯半玩笑半认真地提议。

“哦,这可是个好主意。马克,你说呢?”克利斯拍手赞成。马克当然没有异议。

就这么简单,护养院第一个‘二人乐队’就这样简单地志愿性质地成立了。“这真是一个意外的惊喜。”玛丽自言自语。有些事情,在人们的无意识中,它已经存在很久,但是必须有一个合适的时机才能得到展现。玛丽承诺她会去向护养院经理请示乐队演出的具体时间。

马克坐在维文身边,温和耐心地一小勺一小勺地喂饭。不,确切地说,维文只能是小半勺小半勺地吞咽。

同时,艾瑞斯注意到这里大多数老人都需要护理员喂饭。有几个家属在帮忙他们自己的家人进餐。看来即使在护养院,传统地周日聚餐,仍然被人们看重,并且成了护养院的一种文化。玛丽和艾瑞斯耳语:“慢慢地你就会了解认识他们的。”艾瑞斯觉得这是她第一次正面直视护养院的生活。尽管那种孤独,困惑,抑郁的阴影还没有完全散去,艾瑞斯仍然为午餐中那愉快的谈话而感到欣慰,连午餐也吃的津津有味。当然她也为自己提议成立的‘二人乐队’而得意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